背景:
阅读新闻

我在生命边缘流泪了

[日期:2010-04-06] 来源:  作者:王少俊 [字体: ]

公元20103281430分许,位于山西省乡宁县和河津市境内的华晋焦煤有限责任公司王家岭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53人被困井下!

我作为省气象局派驻现场的气象保障服务负责人,带着气象应急分队,冒雨出发。

车子奔驰在崎岖的山路,我坐在前座,看着眼前晃动的路面,感觉有点像当年在部队时的驻训。

快到晚上的时候,到了事故现场。一天的降雨让本来就崎岖的山路变得泥泞,加之山区特有的雨雾天气,让车辆开进艰难。

第一夜在紧张的部署和准备中度过。躺在车里,看着湿漉漉的车窗,想象明天开始的救援。

其实在春天这样风干物燥的季节里,最为影响现场救援的还不是降雨,而是气温。雨天过后,冷空气接踵而来。入夜,近三千人的救援服务团队全部在车里和帐篷里休息,或是和衣席地而卧。三月份的晋南山区,树芽微微吐露,但依旧寒风料峭。几天来,夜晚的气温都是在零下3度左右,大家无一例外着实体验了一把寒风中露营。每到凌晨一两点钟,除了抽水救援队伍来去匆匆的脚步,在点点灯光的映衬下,救援现场人员休息的场所三三两两或行或走,人影绰绰,裹着棉大衣,依旧不能抵御寒冷。救援工作很累,但每晚都不能酣畅入眠。

气象应急车驻扎在指挥部正西方的高地,远远的可以将坑口看得很清楚。我站在高地边缘,任风拂发,看着对面黑洞洞的坑口,那里有鲜活的153个生命,但还能鲜活多久?

在我们旁边是汾西矿业的救援队。这些工人们每班在井下工作近12个小时,矿井里的水夹杂着汗水早已把浑身上下的衣服湿透,当疲惫不堪的他们升井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嗖嗖冷风。好多人感冒了,但想到井下受困的弟兄,只能咬牙硬挺。唯一能让他们感到欣慰的就是气象应急车上随时显示的气温监测数据,看到气温有升高的趋势,他们会感觉好温暖。

工人们很质朴,很正直。在和他们的聊天中,我感受到他们对生命纯朴的渴望和追求,他们揪心于井下的难友,感同身受。

人在共患难的时候,一种心底的善良情愫会将人与人连接起来,3000人的大家庭,所有的物质资源和精神情感都在无条件的共享着,无私热心的帮助和相互之间坚实的信任让人觉得久违而美好。

我很清楚我自己能做些什么,我不能像救援勇士那样冲入井下,也不能像抽水工人那样用汗水延长生的希望,我能做的只是做好气象服务保障,同时默默地为他们祈祷,我的153位兄弟,坚持!再坚持!

风餐露宿不是苦,劳累奔波不言累,整日里吃不好睡不好,在困顿与焦灼中,我的心始终随着救援进展而跳动。42日中午,地面抢险人员通过打通的第一条生命通道,发现了井下有生命迹象,所有人为之欢呼雀跃; 3日,井下再无生命迹象传出,大家的心揪在了一起;在救援人员的努力下,井下水位逐日明显下降,大家的心再次激起希望的波澜;5日凌晨,第一批9人获救升井,中午,第二批106人获救升井,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生命如此顽强,生命如此珍贵,在生的渴望面前,所有的困难,所有的辛劳,所有野外生活的种种不适,都变得微不足道。

远远近近山坡上粉的白的杏花开了,一种苍凉的绚美。八天前我来到这里时,还是满眼荒芜。现在,我看到的是鲜活的生命,是蓬勃的生机。花的颜色是生命的颜色,是这苍茫山谷中激荡着汹涌着对生的渴望。

我,站在生命边缘流泪了。从此,我会尽我一生去爱生活,爱生命,爱你,爱我。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xsqxj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