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天人合一”说气候——透视我国传统文化与气候之间的关系

[日期:2011-03-18]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  作者:中国气象报记者谈媛 [字体: ]

  数千年前,通过对太阳、月亮和地球运转周期的观察与总结,顺应四季寒暑及大自然规律,古代中国人创造出中国最早的历法——夏历。

 

 

  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和完善,这部古老历法之精髓仍为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农业耕作奉为圭臬,农民据此掌握节气变化、进行农业生产,用实践生动演绎了气候条件的重要性。

  这种实践,正是建立在他们对气候资源性和灾害性并存的“双重性格”的认知基础上。众所周知,中国大部分地区属于温带气候,广大东部地区又处于典型季风气候区,这不仅造就了缤纷多彩的四季以及明显的季节性降雨,季风气候的不稳定性也带来了周期性、多发性,分布广泛、危害严重的农业气候灾害——首推旱灾,其次洪涝,以及与之相关的蝗灾病虫害等,这些无疑都对实行粗放经营和广种薄收方式的传统农业形成了巨大冲击。从《诗经》“季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的诗句中,即可窥见气候之于农业收成丰歉的重要性。

  可以说,季风气候为我国以种植业为主的农业生产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形成了种植农业文化为主的传统文化,而非游牧文化和工业文化。这种文化形态,恰恰给“天人合一”思想提供了肥沃的生长土壤。如果说,在频发的天气气候灾害面前,靠天吃饭的古代中国人只能把希望寄托于好的年景,那么,中国人在与气候的长期相处过程中,萌生出主动融入自然的“天时、地利、人勤”的观念便顺理成章。随着历史的发展和文化的融合,这种观念逐渐升华凝练为“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

 

  

  如何理解“天人合一”?它首先是“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的敬畏。儒家代表孔子认为,自然界通过四时运行创造万物,“天”即是自然界;它亦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谦和。道家创始人老子深知,天、地、人都要遵循自然规律,按照自然法则独立运行即为“道”;它还是“浑然与万物同体”的超然,理学家程颐把对自然的热爱上升至道德的境界,自然万物已经与人类形成生命的共同体,彼此依存。

  显然,“天人合一”中的“天”应指广义上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作为博大精深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天人合一”思想世代传承,并渗透至人们生活的各大领域:文学、中医、饮食、建筑……比如《黄帝内经》就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明确指出养生必须要顺应“阴阳消长”的规律,等等。因此,当我们为祖先的伟大智慧以及他们创造出的灿烂文化而深感骄傲时,还应该为其苦苦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梦想的执著精神所折服。

  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尽管每一个人的方式不同,心情各异,但到达的境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田园诗人鼻祖陶渊明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洒脱中,感受美景与心境交汇而成的物我两忘的“无我之境”;诗仙李白在“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默契里,将其与敬亭山相互欣赏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叫人直呼“妙哉”;豪放派词人辛弃疾则表现出“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大气,在这幅人与自然相通、相知的和谐画面,夫复何求?

  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除了做到“天人相应”、“天人相通”,还意味着人们要通过对人生、社会、自然的思索和体验,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修身养德,遵照自然规律去认识和改造自身。中国传统文化就特别强调人的主体性,发挥其道德主体能动性,以追求更高的精神境界。正是如此,五千年来,勤劳勇敢、自强不息等理念深深镌刻在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中,并凝聚成我们的民族精神。

  不容忽视的是,在此过程中,气候同样扮演着重要的推动和“放大”角色。季风气候资源性和灾害性的交替影响,给农业造成了或大或小的伤害,但又为其送去自我恢复能力迅速弥补创伤,人们因此承受着肉体与意志上的巨大考验,磨砺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民族意志。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顽强不屈,到“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傲霜枝”的坚忍不拔,我们感受到的是早已超越气候与物候的民族精神,它如同一股强大的驱动力,让中国传统文化不断迸发出可持续发展的再生力,散发出既古老而又年轻的魅力。

 

  

  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需要全人类重归“天人合一”观念下的共同努力,这也必将是一个长期的“逐梦”过程。在与农业文明不同的工业文明条件催生下,“天人相分”的观念让人们萌生了征服、主宰甚至掠夺自然的意识。最明显的表现便是,欧洲工业革命胜利以来,大量温室气体的排放,影响了全球气候,并给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带来了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当下,气候变化已是对人类影响最广泛、最直接、最现实的生态危机。人们如何去面对和解决这一问题?带着这一现代问题,让我们回到传统文化的原点去深解,去找到关键之所在。“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中庸》适时敲响了警钟,提醒我们:宇宙是一个万物生长繁茂、和谐有序的世界,人类必须在其中找到自己恰当的位置:我们不是主宰者,而是呵护者。人类必须承担起这一责任,方能探索处理好与气候的关系,方能与自然和谐共处,呵护好大自然。

  源于气候,又“反哺于”气候,这就是“天人合一”思想。基于“天人合一”,站在科学考据的基础上,中国气象学家叶笃正院士较早地提出了“有序人类活动”的概念。在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框架下,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应对气候变化、保护和治理环境,并积极倡导建设生态文明,这正是对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与自然和谐思想的传承与发展。所幸,西方学者也日益注重中国生态文化。德国汉学家卜松山就曾指出:“强调儒家的‘天人合一’,或许可以避免人类在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对于人类应付后现代社会的挑战,也许具有超越民族界限的价值和现实意义。”我们相信,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天人合一”思想定能被全世界更加广泛地传承和深刻地认识;我们期望,它“超越民族界限的价值和现实意义”定能早日实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jialidong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